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人才 > 新闻资讯 >

从田地到稿纸的别样耕耘

时间:2019-05-27 08:23来源:白城日报
焦桂英是个爱笑的女人,脸上总是洋溢着盈盈的笑意。她梳着齐耳短发,一双明亮的眼睛透着睿智。我们30多个各行各业的学员聚在会议室里听她讲课。

焦桂英是个爱笑的女人,脸上总是洋溢着盈盈的笑意。她梳着齐耳短发,一双明亮的眼睛透着睿智。我们30多个各行各业的学员聚在会议室里听她讲课。

这是4月中旬的一个下午,白城市戏剧创作中心在白城正兴宾馆举办戏剧人才培训班,我近些年也写长篇剧本,听到这个消息,就给孙修竹主任打电话,她侃快地说:“你来吧。”我这个编外学员午后就急忙到位了。

焦桂英是吉林市艺术研究所的专职编剧,创作颇丰,她的作品拿了国家级奖项就有20多个,是国家一级编剧。她向我们讲述了二人转的创作技巧,我虽然不写二人转,但艺术是相通的,写作技巧同样适用。尤其她讲述自己的创作经历,一下子感染了我。

焦桂英出生在吉林市舒兰县一个叫亮甲山的村庄,由于家贫,她上初中就回乡种地了。上学时,她非常爱看书,手里抓到什么书就看什么。田间地垄,她休息时经常捧着一本书在看。那时候,村里能看到的书也就是《大众电影》和《参花》。《参花》是吉林省的一本文学刊物,书里除了小说还刊登二人转。一个夏日的傍晚,她趴在谷草垛上看《参花》里的二人转,忽然突发奇想:这样的故事我也能写。从此以后,梦想的种子开始生根发芽,她在地里干活时,经常编织起自己的故事,扛着锄头走在田埂上,也时常构思故事里的人物。晚上,众人在树下纳凉,她则在台灯下把白天构思的故事誊写在本子上,没钱买本子,只能写在弟弟的练习本的背面。

夜深了,家人都已睡下,为了不影响家人休息,焦桂英便到厨房写作。寒来暑往,一年过去了,她不断地给《参花》投稿。二人转俗称小秧歌、蹦蹦戏等,创作需要很多技巧,九腔十八调,业余作者创作的难度可想而知。退稿信接连不断,但她毫不气馁,继续创作,逐字逐句地学习书里登载的二人转,研究别人作品的好坏,对照着写自己的作品。一条土路蜿蜒着伸向村外,焦桂英每天下工时都跑到路上等待,希望看到邮递员,希望邮递员给她带来用稿的消息。如果信件是厚的,那一定是退稿信了;如果信件是薄的,说不定就是用稿信。当她收到第一封用稿信时,激动得在村路上兴奋地又跳又叫,树上的小鸟也和她一样欢快地叫起来,为她庆贺……

1990年,吉林市举办戏剧创作汇演,但舒兰县没有写二人转的专业人才,县领导很着急,有人就跟领导说,你们亮甲山有个姑娘会写。领导马上派人去亮甲山找焦桂英来县里开笔会。忠厚老实的父亲担心焦桂英受骗,不让女儿去县里开会,焦桂英就殷勤地帮父亲干活,求父亲让她去县里。

在县里的笔会上,县领导对焦桂英许诺,要是你写出作品在市里获奖,我就给你农转非。当时焦桂英还不知道啥是农转非,回家跟父亲一学,父亲根本就不信她的话,农村户口变城市户口哪有那么容易?做啥贡献了,能给你一个黄毛丫头农转非啊?

焦桂英豁出去了,日日夜夜都沉浸在创作里,她一下子创作了两个二人转,在汇演时两个剧目都获得大奖。她喜出望外,不知道咋高兴了。县领导一诺千金,真把她调到舒兰县创作室当创作员——她是稀有人才啊,哪个领导不珍惜?

她从一个农村种地的丫头,飞到县城坐进办公室,拿惯了锄头的手改拿钢笔了。她开始用笔在洁白的纸上耕耘着她的梦想。那年,她刚刚21岁,开始尽情地遨游在文学的海洋,废寝忘食地写作。写作之余,她广泛地阅读古今中外的作品,给自己充电,又不断地向老师前辈学习,掌握二人转写作的专业知识。梦想的种子开花结果,繁花满树,她的作品不断涌现、不断获奖,多年后,她又被调到吉林市去创作。

一路走来,是写作丰盈了她的生活,亦是生活撑起了她的写作。她写作的路非常宽,历史现代、农村都市,什么题材她都敢写,搬上舞台皆受到好评。她的作品最突出的特点是以情动人,和别人合作的《选举之前》获得曹禺戏剧奖;《西施与范蠡》获得吉林省长白山文艺奖;《合同恋人》获吉林省编剧一等奖,还有《天下娘心》《韩琦杀庙》《团圆梦》等作品获得各种奖项。尤其《团圆梦》里的王宝钏苦守寒窑18载,薛平贵将她接进皇宫,但当夜王宝钏又羞又喜地在东宫等待18年前的夫君时,皇上却摆驾西宫,冷漠了她。她守的是爱情,不是金碧辉煌的宫殿,王宝钏最后那几句唱词字字揪心:

冷冰冰凉水浇头心内寒,

冰凉凉菱花镜里影作伴,

你可知十八年我天天将你盼,

你可知十八年我苦苦受熬煎。

日等你你不归,珠泪我落千串,

夜等你你不归,难耐我五更寒……

焦老师讲完课,在会议室的大屏幕上播放了《团圆梦》,我看到这里,不由得被王宝钏的痴情又遭遗弃落下眼泪。

最近一段时间,我因为创作不顺情绪低迷,在培训班听了焦老师的课,被她的作品打动,也被她的毅力和勤奋所鼓舞。

北方的春天虽然来得晚,但终归是要来的。黑色的燕子开始在檐下飞掠,褐色的麻雀开始在林间唧啾,一场春风拂过,宾馆外面的杏树次第花开,粉白的、浅红的,姹紫嫣红,赏心悦目,很像焦老师,很像写作者走过的文学之路,虽有荆棘,但披荆斩棘之后,必是落英缤纷。

会后,学员们纷纷和焦老师合影,腼腆的我没好意思过去。事后颇为后悔,没有留下一张与焦老师的合影做纪念。后来我想,那就把我跟焦老师的一面之缘用笔写下来吧,也以此激励自己在文学路上永不懈怠!

(责任编辑:民生编辑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版权所有:白城日报社  内容所有:白城新闻网 / 白城日报社  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:吉ICP备09011033号  
新闻中心:白城市中兴西大路43号白城日报社    白城新闻网邮箱:bcxww2013@163.com    新闻热线:0436-3340253  腾讯微博新浪微博
安全联盟站长平台